社會

6天1500多次地震之后:廣場上高考生挑燈夜讀,遮雨棚內誕下男嬰

  2021-05-26 10:49:44

  文/陳威敬

 

漾濞縣城內的一處安置點。圖/陳威敬攝

 

  夜幕下樹上的葉子突然一陣晃動,底下的人群又喧鬧起來,有人說“又震了”,也有人覺得只是刮了一陣風。

 

  從5月18日至23日,云南省漾濞縣區域共發生0級以上地震達1585次。其中,5月21日21時48分的6.4級地震級別最高。

 

  在臨時搭起的帳篷中,除了有地震經歷的討論聲,也混雜著手機游戲的背景音樂,有人還搭起了衛星電視。不遠處的校園廣場上,數百名高考生正在挑燈夜讀。

 

  截至23日晚,地震共造成3人死亡,受傷的30人均已脫離生命危險。中國新聞周刊連日來采訪中了解,正是因為這次6.4級地震發生之前,發生了N多次較小的地震,使得當地人有了警覺,沒有產生更大的人員傷亡。

 

  大理州地震局高級工程師李滔還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近幾年的脫貧攻堅工作中,當地全面消除了農村危房,農村民房也得到了加固,本次地震雖然震級大,但民房倒塌較以往同震級破壞較少。

 

  目前,當地仍不能掉以輕心。官方預計,余震將衰減一段時間,后面還有余震起伏活動。

 

  有征兆的大地震

 

  地震發生那一刻,漾濞男子阿杰瞧見身邊的房子都在晃動,“電線桿斜倒在路旁的房子上,屋檐的瓦片脫落,周圍煙霧四起,站都站不穩”。

 

  阿杰在漾濞生活了28年,他此前并沒有經歷過這么大的地震。當他開上車尋求避難時,路邊已有大批的人攜帶鋪蓋、帳篷等前往空曠地帶。像是提前有過演練一樣。

 

  當地人分析及此時, “征兆”一詞出現頻繁。

 

  據云南地震局消息,在大地震發生前的5月18日及5月19日,當地已出現兩次四級以上的地震,且伴隨著頻繁的余震。

 

  更重要的是,在6.4級地震發生前近一小時,當晚已出現數次規模較小的余震,這給受災的群眾留出了充足的反應和避難時間。

 

  阿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早在5月19日,鎮上就很難買到帳篷了。說明不少人當時已經有了避險的意識。

 

  5月22日晚的新聞發布會上,漾濞縣官方透露,截至目前,全縣12433名中小學生和2813名幼兒園幼兒均在家中安全撤離到安全區域,無一傷亡。230名在校高三學生和所有中小學應急值守教師已被安置到應急避難場所,無傷亡人員。

 

  至于三名罹難者的情況,漾濞縣抗震指揮部一名工作人員稱,其中一名在駕車途中被山上落石砸中不幸身亡,另外兩名在逃出屋子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

 

  大部分災民遭受的是財產方面的損失。地震發生時,大地埂村趙家坪地村民梅朝軍目睹了自家房子的坍塌。

 

  大地埂村處在震中區域,受損較為嚴重。

 

  梅朝軍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當晚,他正在家中的側房,突然間,房屋止不住晃動,房檐上的沙土也開始掉落,不到30秒,家中的兩面外墻便開始垮塌。他的房子是土木結構的自建房。

 

梅朝軍被震塌的房子。圖/陳威敬攝

 

  蒼山西鎮鎮長馬旭東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此次當地因地震受損的房屋,多為土木結構。據漾濞鎮抗震指揮部統計,本次地震當地倒塌房屋近200間,一般損壞13000余間。

 

  大理州地震局高級工程師李滔稱,在近幾年的脫貧攻堅工作中,當地全面消除了農村危房,農村民房也得到了加固,本次地震雖然震級大,但民房倒塌較以往同震級破壞較少。

 

  目前,梅朝軍的房子已經被云南省住建廳貼上了禁止使用的告示。震后,他們按村里的要求前往山上的空地安置。中國新聞周刊到現場時,他們正在烹飪一鍋由番茄、雞蛋、豆芽等組成的燴菜,樹上還掛著臘肉。

 

  挑燈夜讀的高考生

 

  5月21日,距離高考還有16天。地震發生后,漾濞縣第一中學的教學樓和宿舍發生了不同程度的損壞。

 

  漾濞縣只有一所高中。在高考沖刺的最后一程,漾濞一中的258名高三學生無疑又多了一重考驗。

 

  特殊時期,學子們的備考環境如何保障亦頗受關注。

 

  5月22日晚,中國新聞周刊在現場看到,漾濞一中高中部教學樓前的廣場上搭著十余頂帳篷,圍繞著帳篷的是一張張課桌,課桌上安裝了小臺燈,學生們就倚著燈光在夜幕中自習。

 

學生在空地上自習。圖/陳威敬攝

 

  這樣的生活已有數日。該校高三年級馬姓主任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5月18日發生地震后,全校師生就都轉移到操場和廣場等空地上。白天,學生們在樹蔭底下上課學習,到了晚上就轉到空曠的地方,“自習完了就回帳篷里睡覺”。

 

  馬姓主任介紹,該校學生已悉數被安置妥當,學校為學生作了糧食儲備,足以保障高考生的營養問題。晚上9時許,中國新聞周刊看到,學生們正在排隊領取面包、泡面等宵夜。

 

  師生們對地震的恐懼,逐漸被高考的節奏所沖淡,“看到身邊有這么多人在,就感覺很安心”,高三學生王小麗表示。

 

  高三學生鄭開認為,“在備戰高考的過程中,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一些他人不知的困難,這也是過程的一部分! 

 

  但也有學生仍難以走出陰影。

 

  余毅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正在校道上徐徐漫步時,地面突然裂開一個大縫,他被卷入其中,驚醒之后夢境反復。

 

  他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6.4級地震發生時,他正在教室里拿教材,“突然間四周就搖起來,我馬上蹲到課桌底下”。十余秒后,他才安全撤離!靶睦锖芎ε,腦袋是懵的,只想趕緊跑出來”。余毅至今心有余悸。

 

  在教室中遭遇地震的情況,他自18日以來已經歷了數次,“現在已經不想回教室了”。

 

  一場變故,對學校的管理方也是不小的挑戰。

 

  一中羅姓副校長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此輪地震該校沒有學生受傷。剛撤到室外時,學生們晚上只能在空地上打地鋪,夜里蚊蟲多,也擔心有其他安全問題,每晚都會安排老師監護。目前,校方已為學生們另外安排了心理專家。

 

  遮雨棚內誕下的“地震寶寶”

 

  6.4級地震發生時,左小珍隨時可能分娩。后來,在漾濞縣人民醫院一個臨時拼湊的產房中,她誕下這家醫院的第一名“地震寶寶”。

 

  左小珍實際分娩的時間比預產期晚了三天。她向中國新聞周刊說到,當晚地震發生時,她剛剛被推入產房中。但隨后,醫護人員又把她從產房送了出來。

 

  產房外,天花板上已經開始有瓦塊和碎石掉落。等候在外邊的丈夫、母親,和醫生,一人一邊扶著她、抱著她,將她從五樓的產房帶到了樓下。

 

  她的丈夫張國亮回憶,那一趟,只走了約兩三分鐘,比平時速度要快,“當時想如果房子塌了的話,我就伏在媳婦上面”。

 

  那一天,對于漾濞縣人民醫院婦產科護士長馬鵬慧,同樣難忘。在接到科室的緊急呼叫后,她從家中緊急趕往醫院。而就在數分鐘前,她家的房子因為地震坍塌了。

 

馬鵬慧家坍塌的房屋。圖/受訪者提供

 

  到現場后,她馬上開始組織產婦接生。左小珍還記得,到了樓下空地后,工作人員拿來了一頂遮雨棚,那就是為她準備的產房。

 

  地面上,也只鋪蓋了簡單的毯子。沒有燈光,工作人員和路人打開車燈和手機電筒為她照亮;沒有被子,只能臨時拿一些紙尿布、紙巾往身上蓋住。

 

  盡管已經是二胎了,體態瘦弱的左小珍還是出現了難產的情況。

 

  馬鵬慧也出現從醫25年來的第一次在接生時出現手顫的情況。她只能不停地安撫產婦,同時也讓自己平靜一些。

 

  當晚11時08分,傳出男嬰的啼哭聲。此時距6.4級大地震過后僅1個多小時,余震仍在持續。

 

  左小珍的母親向中國新聞周刊感嘆,孩子的誕生殊為不易。左小珍家在距離醫院50多公里的山區里,母女二人單是從山上走下來就耗時快兩個小時,下來之后在路邊攔車,到了縣城又耗了一個多小時。

 

漾濞縣“第一名地震寶寶”。圖/陳威敬攝

 

  第一名“地震寶寶”誕生的五個小時后,遠在數百公里外的羅立接到了家中傳來的急訊:“妻子馬上要生了”。

 

  羅立的妻子,常雪,預產期提早了三天。

 

  此時,臨時產房已經有了雛形。但常雪仍然感到很緊張,余震頻頻,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一胎。

 

  而羅立此刻還被堵在路上。他在距離漾濞縣500公里外的一處水電站擔任項目經理,大地震造成了道路擁堵和破壞,當天八九個小時車程的路,羅立花了近兩倍的時間。

 

  兩個多小時后,第二名“地震寶寶”誕生了。

 

  中國新聞周刊找到羅立時,他正在醫院里當志愿者,言語中透露更多的是感恩。

 

  地震局專家:漾濞地震不會馬上結束

 

  漾濞為彝族自治縣,地處大理州中部,有彝、漢、白、回等13個民族,全縣戶籍總人口約十萬余人,其中鄉村人口七萬余人。

 

  盡管處在地震帶上,但不少漾濞人表示,如此頻繁的地震在當地實屬罕見。

 

  據云南省地震局統計,1900年以來,震中100公里范圍內發生5級以上地震34次,其中5.0~5.9級29次,6.0~6.9級4次,最大地震為1925年3月16日的大理7級地震。

 

  5月23日下午,云南省地震局高級工程師錢曉東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漾濞區域5月18日至5月23日共發生0級以上地震達1585次,其中3級以上40次,3—3.9級24次,4—4.9級12次,5—5.9級3次,6—6.9級1次。

 

  據他介紹,此次地震發生在維西-喬后斷裂,該斷裂為北西走向右旋走滑斷裂,在這條斷裂附近蒼山東側,還有一條與之平行的著名的深大斷裂:紅河斷裂。紅河斷裂還有許多橫斷層,有些橫斷層甚至延伸到了維西-喬后斷裂,此外,維西-喬后斷裂在喬后附近還與龍蟠-喬后斷裂交匯?梢,這次地震附近斷裂眾多、交匯是此次地震余震豐富的原因之一。

 

  “我們對該次地震序列衰減研究,2級以上地震2小時衰減系數p=1.01,表明序列不會馬上結束,余震將衰減一段時間,后面還有余震起伏活動“,錢曉東說到,從震區的應力水平來看,目前一些應力參數逐漸下降,表明震區應力趨于減小。 

 

  (應采訪對象要求,王小麗、鄭開、余毅、左小珍、張國亮、羅立、常雪均為化名)


国产亚洲精品自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