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三屆越野賽冠軍梁晶:在牧羊人窯洞里被發現時已經遇難

  2021-05-25 09:47:41

后退比前進更難

  本刊記者/胥大偉 徐天

 

  “太可怕了,每次說都得流淚”。

 

  5月23日晚,《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白銀市景泰縣人民醫院見到了此次越野馬拉松賽的生還者王金明。在這一天里,面對不斷來訪的記者,王金明重復敘述著那段噩夢般的經歷。

 

  在病床上,記者看到王金明的雙膝幾近磨爛,他的手掌上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傷口。王金明告訴記者,他此前了解過野外生存或應急方面的知識,這對他在遇險之后的應急自救幫助很大。王金明通過爬行讓自己熱起來,同時不斷地咬嘴唇,讓自己保持清醒,“我告訴自己不能睡覺,一睡就睡過去了!

 

梁晶賽前發自黃河石林國家地質公園的視頻截圖

 

  但中國越野跑紀錄保持者梁晶沒有撐過去。梁晶是國內越野跑頂尖選手,2015年,梁晶辭去工作,專心以跑步拿獎金為生。他曾經有著傲人的輝煌戰績:2018年,梁晶以151.2公里的成績奪取“2018濟南12小時超級馬拉松賽”冠軍,并打破自己保持的中國12小時超馬紀錄;就在上個月,寧波江南百英里越野賽,梁晶剛以18小時24分23秒的成績創造了全新百英里賽道紀錄,收獲了三萬元獎金。

 

  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對梁晶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前三屆的冠軍都被他收入囊中,今年是他第四次參賽,卻最終因失溫,倒在了熟悉的賽道上。

 

  21人遇難事件已經過去近48小時,不少遇難者親友和家屬仍然在追問:第一時間,救援是如何展開的?整個賽事的應急措施、救援系統到底有沒有發揮作用?

 

  “后退比前進更難”

  

  王金明是第一次參加越野跑,此前他所參加的馬拉松比賽都是“路跑”。在網站上看到此次活動,遠在重慶的王金明抱著跑跑看的心態報名參加了本次賽事。

 

  臨賽前一天,主辦方開了一個技術分析會,所有參加此次百公里越野賽的選手都得參加。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賽道,具有一定難度,海拔整體在2000米左右,很大一部分賽道處于無人區,20小時的關門時間也有一定的“門檻”。劫后余生的王金明說,這樣的越野跑對新手來說確實是有門檻的。

 

  王金明回憶,比賽剛開始時,天氣并沒有什么異常。他帶了保溫毯、GPS、口哨,還有沖鋒衣。當他跑到cp2至cp3路段時,天氣驟變,狂風、凍雨還有冰雹一起襲來,氣溫驟降至只有幾度左右。王金明感到手腳逐漸冰涼,意識逐漸模糊。

 

5月23日,甘肅白銀山地馬拉松越野賽受傷人員在景泰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圖/中新網

 

  他想打開攜帶的保溫毯,由于四肢冰涼,拆解了20多分鐘才打開,然而一股狂風將他的保溫毯刮走了。此時,王金明處于cp2至cp3段中間位置,那里屬于無人區,山形陡峭,地形復雜。進退兩難,又缺乏必要的補給。在一個風口處,王金明遇到了五六位參賽者,彼此的身體情況都差不多。王金明感到自己的手腳慢慢失去知覺,他只能爬行。王金明提醒其他的參賽者動起來,“但大家都已經有心無力了”。

 

  劉喜兵是甘肅本地人,同時也是一位資深“跑友”。去年,劉喜兵也參加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

 

  在劉喜兵印象中,活動主辦方在賽前并沒有通報過當天會有突發的天氣情況。他告訴記者,有經驗的賽手,一般會根據自己的用時去分配和攜帶物品。去年,劉喜兵跑完全程用時13個小時,參照用時情況,劉喜兵帶上了保溫毯、哨子和頭燈等必需品,而將輪換的衣物等物品存放到了cp6補給點。

 

  劉喜兵遇險的地方同樣是在cp2至cp3路段,狂風暴雨之下,被一陣風刮倒后,劉喜兵便失去了意識。劉喜兵不記得自己是如何被救下來的,當時他已經陷入了昏迷。一段視頻顯示,劉喜兵當時只穿一層跑衣,平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劉喜兵告訴《中國新聞周刊》,cp2至cp3一路都是陡峭的石頭山,使得參賽者“后退比前進更難”。

 

  晚上8點左右,劉喜兵被當地牧羊人所救,他也是最早一批獲救的被困傷者。

 

  復雜地形給救援帶來巨大挑戰

 

  5月22日下午3時左右,景泰縣條山消防救援站接到了求援電話,站長成文卿奉命帶領兩臺車10名救援人員前往救援。成文卿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他們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說有1個人被困在山上了”。

 

  下午5時左右,成文卿和他的救援團隊到達了cp4補給點。救援隊員們是沿著cp6至cp5再到cp4的,從cp6到cp5這段路線,越野車可以行駛,“但到達cp4點后,車就無法走了”。

 

  cp4補給點是在一條深溝里,成文卿在補給點看到了一頂帳篷。藍天救援隊的救援人員告訴他們,自己體力不支了,而山上被困人員存在失溫的情況。救援隊帶上戰斗服、水、繩索等保溫和救援物資,繼續從cp4往cp3至cp2這條線開始搜索作業,隨隊出發的還有一名醫生。

 

23日上午直升機救援現場。圖/中新網

 

  救援隊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不知道被困人員的具體位置。該地區屬于無人區,對救援人員來說是片陌生地域,只能依靠馬拉松賽道沿線的信標旗來指示搜索方向。其次是通訊受到影響,成文卿說,救援人員一般都是使用手機來進行溝通,到了事發地之后,發現山上無信號。救援隊特地攜帶了兩部衛星電話,但當地地形太復雜,“被山擋住了,衛星電話通訊也會受到影響”。

 

  當地的復雜地形給救援帶來巨大挑戰,成文卿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從cp4地段開始徒步救援,體力消耗很大,到了cp3區域,該地山形陡峭,賽道大多在山頂處,有些賽道旁即是懸崖。而cp2區域,地形則更為險峻,屬于越走越危險的情況。

 [1] [2] [下一頁]

国产亚洲精品自在久久